首页 >>
打破专业和业余的隔阂 羽毛球会变得像网球吗?
发布时间:2019-06-18 17:37:16 来源:易博国际-易博国际注册-易博国际官方网站点击:20

  近日,中国羽毛球界可谓是大事频起,首先是张军当选为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,然后是张军对于羽毛球影响力的提升,他提出了多项方案,其中一句“打破羽毛球专业和业余之间的隔阂”,引发众多关注。

  因为这触及了这个项目最重要的界限,一旦这个界限被打破,中国羽毛球或许将发生重大的裂变,或许,从此这项运动将真正走向市场化,自由人和职业运动员将会成为大势所趋,所有羽球人都会有相对合理和公平的竞争环境。

  

  可以设想一下这种情况:你身体条件平平,但每天都在坚持羽毛球,你有一个好教练,有支持你的父母,你从来没有进过专业队,但却在国家队选拔赛上战胜了林丹,最终进入了国家队。

  这样的励志故事似乎只出现在日本动漫里,但日本人却把它搬到了现实中。

  自从中国羽毛球队在2014年兵败新德里,让日本队最终夺冠之后,很多媒体就开始对中国后备力量提出质疑,并且还引起了诸多羽球人对日本体制的关注。

  日本体育体制其实很简单,简单概括为四个字:“你行你上”!在这个理念下,才有了山口茜、奥原希望这两位不超过160CM的矮个子选手,成为了日本一姐和二姐,不拘一格降人才成为了日本体育的宗旨。

  

  (山口茜)

  对日本体育来说,身体条件或者其他条件都微不足道,唯一可以为自己正名的,就是成绩。

  虽说只有简单的四个字,但日本人却做了很大的努力。首先就是他们非常健全的赛事体系和选拔机制,最典型的,就是当年桃田因赌博事件被开除后,想要重新复出进入国家队,必须从全国赛打起,拿了冠军才得已重新进国家队。

  除此之外,日本国家队还有A队和B队之分,A队和B队成员也都有指定的比赛范围,每年也有公开的升降赛以及升降标准,最为典型的就是一直在B队多年的女单选手高桥沙也加,今年凭借在全日锦标赛上的四强成绩,重返日本A队。

  

  (高桥沙也加)

  在着眼未来的情况下,中国羽毛球要想打破专业和业余的隔阂,真正进入职业化和市场化,完善选拔机制,拓宽选材范围,公开选拔程序和标准将是重中之重。

  与此同时,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出现自由人的情况下,以后国内的球员,有没有可能在没有进入国家队的情况下,去参加国际大赛?

  这个问题,将会是中国羽毛球的又一个疆界。笔者提出这个疑问的背景,是从去年开始,世界羽坛的愈演愈烈的“自由人”趋势。

  马来西亚的两对奥运银牌得主陈炳顺/吴柳莹和吴蔚昇/陈蔚强已经先后宣布离开大马国家队,成为自由人;丹麦国家队在和队员达成和解之后,大部分球员将重返国家队,但是前世界第一安赛龙和男双名将鲍伊并不在这个协议范围内,如果最终无法和丹麦羽协谈拢的话,安赛龙和鲍伊将会以自由人的身份征战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球员。西班牙奥运冠军马林,也经常不在国内训练,转投亚洲高水平教练“取经”,其训练生涯可谓是一部“流浪羽球”。

  

  (马林)

  韩国名将李龙大/金基正、申白喆/高成炫现在也是以自由人的身份在征战;至于日本名将奥原希望,虽然她没有退出国家队,但是她签约了自己的赞助商,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成为了日本体制下的“异类”,奥原希望表示自己的梦想就是成为职业球员。近期曝出因达农也已退出泰国国家队,在地方俱乐部训练。

  就中国羽毛球而言,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自由人的情况,其实从提高竞技水平的角度来讲,完善选拔机制,拓宽选材范围,公开选拔程序和标准就已经足够。但是从羽毛球未来的发展来说,却离真正的市场化还有很远。

  

  (李龙大/金基正)

  诚如现在网球的那般风光无限,如果羽毛球出现所谓的自由人和职业球员,至少有以下好处:

  一、行业内将会有更多的商机,自由人的出现意味着市场有更多选择,不会再出现某一个品牌的商业垄断;

  二、体育经纪将在大面积出现在羽球领域,运动员将获得更多的曝光率以及媒体资源,羽毛球星会更有“星味”,带来更多流量和商业价值;

  三、行业内将会有自由与开放的竞争环境,你永远不知道哪个角落会有比你强的人出现,所以你必须每天都很努力;

  四、运动员将不再会以某一个比赛(如奥运会)为目标,而会考虑如何更多地打比赛,赚取更多奖励,延长自己的运动寿命,拓宽职业生涯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运动员势必会自主寻找优质的训练机构,羽球培训机构以及康复中心将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。

  五、职业球员的大批量出现会反推世界羽联再度改制,运动员参赛将不再受到所在协会的限制;

  六、羽球运动将彻底告别“唯金牌论”,中国规模庞大的羽球人群将爆发出巨大的能量,羽球市场将彻底颠覆。

  当然以上的推断或许只是笔者一个美好的乌托邦,也许终其一生,我们也无法看到羽毛球变成理想中的模样,或许现在张军所走的每一步也左右掣肘上下为难,但我们依旧支持这个他,带着他的描摹的盛景,步步为营,直到有一天,为那个理想的轮廓,涂上色彩。